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要闻快递 >> 集美报新闻

文字: | |

灌口老街

时间:2013-12-31 07:50 阅读人数:

 搬离灌口已整整10年,那条老街依然时常在我梦里萦绕,老街上的那些小杂货店,那些美味的小吃店,都像老朋友一样,以一种最亲切的姿态藏在我的心里,心里时不时地便会泛起一阵阵的温暖,那温暖,熟悉得让人心动,禁不住寻了个机会,一个人回到老街来逛逛。
        灌口老街不长,也窄,几乎是笔直地从街头一直缓缓地伸向街尾。这条街有一定的坡度,由水泥铺就,两边是高高的楼房,有簇新的高楼,也有斑驳的骑楼,就像是两副不一样的面孔,却又那么和谐地站立在老街上。临街的窗口,偶尔会弹出一簇富贵竹或者藤萝,兀自在阳光里绿着,在微风中轻轻摇曳。
        老街两旁的店面,一家挨着一家,不太精致,却以它的本色吸引着你的眼睛。那些店面,经营的都是些小本生意,卖日用品的,卖文具书报的,补鞋的,剃头的,偶尔会发现一间老裁缝店,高高低低挂着几件衣服,漂亮的老板娘闲闲散散地靠在门边嗑瓜子,脸上是从容淡定的笑。但更多的还是小吃店,卖花生汤、芋包、沙茶面、春卷、海蛎炸、麻辣串、珍珠奶茶等等,价钱便宜,味道却是出奇的好。最有名的当属街底那两个老人家炸的海蛎炸,还有榕树下的灌口卤鸭,那味道常常吸引远远近近的人前来,排着长长的队等着买。
        老街的人,似乎都很懂得享受,半只卤鸭,两瓶啤酒,或者一撮大面,几个海蛎炸,就可以消磨一个晚上。也有在路旁随意摆一盘象棋,杀得热火朝天的,也有在树下摇着蒲葵扇泡着茶侃大山的,更多的是像我这样,晃着两只手闲逛的,那份闲适,那抹随意,甚似闲云野鹤,直叫日日“厮杀”在钢筋丛林中的人们羡慕得两眼发绿。
        凤山庙在老街北侧,庙里祀奉着“李府清源真君二郎神”。凤山庙历史悠久,如今又修葺一新:青石窗雕、盘龙石柱、青石雄狮、石柱楹联,还有双龙抢珠等等雕塑,给人一种流光溢彩、金碧辉煌的感觉。如果来得巧,正赶上庙会,就可以看一场社戏。在榕树旁的戏台,几个描红画绿的人儿,穿着戏服,舞着水袖,咿咿呀呀地唱着,看戏的几乎都是老人,伸长着脖子,圆瞪着眼睛,那痴迷的神情,真叫人羡慕。也有几个调皮的孩童,拿着串糖葫芦,笑着,走着,间或轻轻吮上一口,那天真的模样,真是让人妒忌。
        最喜欢在下着细雨的黄昏,撑着伞,从街头缓缓走向街尾,看着雨一点一点从微微翘起的檐角缓缓滴下,听着那“滴答滴答”优美如音乐的雨声,恍然走进了戴望舒的那条悠长又寂寥的雨巷,抒情而富有诗意。细细一看,那细雨,织就的不仅仅是诗,还有各种各样的人间烟火。老街的香味,从清晨到夜晚,一刻不停地氤氲着,提醒着你,享受活着的每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每次走到街中央,便会想起20多年前的一幕。那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,手里抓着个煎包吃得正起劲,一转头却被深深地感动了:一对老夫妻,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,却静静地对坐着,悠闲地下着跳棋。那一刻,我恍然明白,什么是生命的极致,什么是人间的幸福,也明白了,老街是很适合养老的。
        老街是有生命的,那一串串穿过水泥路的足迹,便是老街生命的年轮。那些足迹啊,记载着老街的过去现在还有将来。那些从老街身上慢慢爬过的岁月,给老街留下了迷人的韵味,给灌口镇增添了优雅的风景。
分享到: 

[ 收藏 ][ 打印 ][ 关闭 ]